上海交大共享“西迁”要慎重

原创: 一代傲娇 春源视界 昨天

近年来,随着中央和全国人民对“西迁精神”的大力弘扬,特别是躬逢新中国70周年大庆之际,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群体被授予“最美奋斗者”称号,在“伟大历程辉煌成就——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上,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群体与黄继光、邱少云、毛岸英、王进喜等同列为新中国前十年的英雄模范,此时此即,上海交通大学官方加大了有意“共享荣誉”的宣传(《为了可爱的中国!西迁,全体交大人共同的珍贵记忆》。

2019-10-08_085344.png

按理,上海交通大学与西安交通大学同根所生,且在1959年原交通大学西安、上海两部分分别独立为西安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之后,西安交通大学还按照中央的指示,大力支援了上海交通大学的师资建设,两校可谓血浓于水,是实打实的兄弟院校。

但是,亲兄弟、明算账,在中央弘扬“西迁精神”和表彰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群体的历史时刻,上海交通大学想分享荣誉,可能不是西安交通大学大方不大方的问题了,而是道理是不是成立的问题。我们奉劝上海交通大学谨言慎行,并可以提出诸多理由出来。

2019-10-08_085401.png

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集体

第一,历史上是交通大学内迁西安,而内迁的结果是演化出了西安交通大学,所以这次国家表彰,明确为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群体,初看起来感觉不够恰当,实际上大有深意。那就是荣誉是专属于西安交通大学的,而不是泛泛为历史上的原交通大学的,假如真的泛泛为原交通大学,就包含了未迁和不迁的部分,那是没有道理的。最简单的道理,“未迁人”与“西迁人”共享西迁记忆,有点讽刺意味。饱汉子能知道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西迁之时既然没有同袍共举,今天记忆却要共享,岂有此理?



2019-10-08_085421.png

彭康:“要在西北扎下根来”“愿尽毕生之力办好西安交通大学”“要多培养几个钱学森”……

第二,历史上是交通大学内迁西安,可是总有人试图书写为上海交通大学西迁,企图制造西安交通大学是上海交通大学分校的印象,以此否定交通大学的主体西迁,抬高自己的社会形象,这些错误的作法,由于有国家教委的文件为证,已经被钉在了历史柱上,并且我们万分惋惜地看到,直到今天,有些人还是这样书写历史的,这不是顶风作案,就是顺手牵羊。

还记得,1996年《上海交通大学建校100周年》画册,翁校长署名《序言》中称“新中国成立后,中国高等教育进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中,交通大学全力支援了近十所高等院校的建设。此后,交通大学的部分教工,又毅然奔赴西安,组建了西安交通大学。时至今日,西安交通大学也成为了我国的重点大学之一。”同时,该画册还刊登了英文译文:“With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 s Republic,higher education was shunted into a fast track of development.In the ensuing nationwide reshuffle and readjustment of institutions of higher education,SJTU gave all-out support to the setting-up of nearly ten new institutions of higher learning,while part of the University`s own teaching and administrative staff readily moved out to Xi`an to organize and establish a spinoff,Xi`an Jiao Tong University,which has in due time also grown to be one of China flagship universities.Members of Jiao Tong University,working with unpretentious selflessness have thus devoted themselves to the educational undertakins of China.”英文中的spinoff的意思则进一步成了“副产品”。英文表述大意为西安交通大学是上海交通大学的一个分支。这引发了议论汹汹。事到如今,虽然已经是陈年旧账。但是,此心此风似乎并未完全杜绝。也不要怪世人有诛心之论。

2019-10-08_085448.png

上交画册事件发生后国家教委发文纠正

第三,面对历史,上海方面惯于见荣誉就上,而不是见荣誉就让,更不是有荣誉共享,比如对钱学森等交大著名校友,不论是撰写校史、出版图书,还是翻译外国著作,不做全面和确凿的介绍,而毫不顾忌地标定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对西安交通大学的历史地位丝毫不加尊重。

2019-10-08_085514.png

钱学森的母校其实是交通大学,当年在上海,1956年主体西迁,1959年分为西安交通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

2019-10-08_085530.png

钱学森支持母校内迁。1959年9月19日钱学森参观母校西安交通大学

2019-10-08_085549.png

上海交大的出版物

校友在西安交通大学被媒体制作成纪录片

2019-10-08_085618.png

2019-10-08_085651.png

开会讨论足够力度的“绝招”。

第四,长时间对交通大学主体内迁不置可否,甚至混淆视听,直到近年因为国家大力弘扬“西迁精神”,才在交通大学校庆等场合承认了历史的客观事实。但从诸多上交的宣传、校友的言论来看,其对交通大学、上海造船学院、西安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的诸多细节,涂涂抹抹,用“交通大学”的名义有利就用之,用“上海交通大学”有利就用之。绞尽脑汁、长袖善舞、瞒天过海,利用各种“绝招”占领舆论高地。客观地讲,确实形成了相当地马太效应。然而,来而不往非礼也,该共有的都没有做好,遑论其它?

2019-10-08_085724.png

这种叙述还是容易造成西安交通大学是上海交通大学内迁的印象。并且,交通大学并不是收到中央指令后,就争论骤起的。而是在有序搬迁的过程中,在1957年4月,才开始在国际国内形势缓和后才开始出现反对意见并争论的。

2019-10-08_085741.png

接到指令后彭康校长立即进行全校思想动员。

2019-10-08_085753.png

“一定要把学校迁好”的良好氛围

2019-10-08_085807.png

1957年4月底“正确处理人民意见”背景下,反对迁校的意见开始出现。

2019-10-08_085826.png

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集体获“最美奋斗者”集体奖

第五,“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是扎根西部的交大人铸造出来的。2017年11月,西安交大15位老教授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在信中吐露了师生们的心声:“听党指挥跟党走,几代交大人砥砺奋斗的精神内涵,就是始终与党和国家的发展同向同行。”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对15位交大老教授的来信作出重要指示,向献身大西北建设的交大老同志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希望西安交通大学师生传承好西迁精神,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2018年8月,中组部、中宣部在广大知识分子中深入开展“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功立业新时代”活动,大力弘扬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群体的崇高精神。今年9月25日,“最美奋斗者”表彰大会在京举行,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集体获得“最美奋斗者”集体表彰。西安交通大学的兄弟院校,比如电子科技大学等都与有荣焉,这可以理解。然而,留在大上海与扎根大西北,毕竟殊途几千里。

2019-10-08_085841.png

第六,当年交通大学内迁,是走了充分的民主程序的,周总理、杨秀峰部长、彭康校长直到最后都是希望第一方案,就是全迁的。但是非要留下也是同意的,也就是不通过行政强令。因此,这确实是对每个人的艰巨挑战。“西迁精神”可谓人人可以学习,但当年未必人人都参与铸造。上海交通大学方面说这是“西迁是全体交大人对奋斗史和创业史的共同记忆”,“记忆”可是“记忆”,但恐怕经历、体会和理解不尽相同。

第七,对史实遮遮掩掩,对“西迁”似恭实倨傲。

2019-10-08_091542.png

上面这段话存在水分,没有解释1957年底“西迁”还没有结束,电力、电工系的四、五年级,电力系发电专业、机械系四、五年级628人已经纳入了西迁计划。部分教师也要继续西迁。

上海的船舶学科,1956年已经成立了上海造船学院。如果交大全迁的方针不变,那么就涉及不到上海造船学院,也涉及不到筹办的南洋工学院,因为交通大学原址已经留给了这两所学校。现在交大有一部分要不迁,那么一国三公怎么办?中央只好想办法再整合起来。这个整合上海造船学院,是动人家一机部的奶酪,连高教部都不能擅自做主,彭校长岂能一言以蔽之?按照上海交大的逻辑和数据,哪里能看出大部分专业系科和师资迁入西安新校呢?两边差不太多嘛。西安师资多个12%的样子,学生多个35%还有点可观。而实际上,先不说合并进入的师资、学生,就说交大自身的师资和学生分割(不含上海造船学院、进入成都电讯工程学院以及期间离校的),到1959年两部分各自独立时,原交通大学教师在西安和上海的数据分别是341和215人,行政管理人员分别是224人和268人。

财务决算表显示,西安交通大学在1959年底学生9524人、教职工3217人。1959年底上海交通大学的数据不掌握,但1958年底交通大学上海部分的学生是6413人,教职工1959人,同期西安部分学生数是8384人,教职工是2744人。而1957年底,西安部分的教职工2413人,教师1083人,在校生6881人;上海部分的教职工2300人,教师890人,在校生5081人。但是使用1957年底的数据有个问题,就是这时候西迁尚未结束,一直到1958年暑期这半年西迁仍在进行。所以我们看到,自1957年底到1958年底这一年间,上海方面减少教职工341人、西安增加331人,学生数西安部分增加1503人、上海部分增加1332人。然而,这还有一个背景,就是1958年交通大学西安部分采矿和地质两系调出,成立了西安矿业学院,不然西安部分数据会更大。

第八,...... ......


2019-10-08_085901.png

直到1957年7月5日,彭康校长仍然强调“最好自然是实现总理的第一方针——即全迁西安”,然而要“照顾到具体情况,即目前我们到西安去在教学科研上还有些困难,虽然这些困难是暂时的可以克服的。另方面,还有个具体情况即迁校要迁人,人的情况就比较复杂,要把许多人一齐搬去是有困难的,人的某些情况不照顾就是不合情理”。

作为民间人士,我们既不能替西安交通大学擦拭血水、泪水,大倒苦水,也不能给上海交通大学上纲上线。我们只是拿出一些客观实际,并且希望讲一讲道理。不论如何,留在上海的,大体上相当一部分原本不用西迁,比如上海造船学院和南洋工学院的师生;另一部分事实上有被照顾的成分,比如老、弱、家庭困难等等;还有一部分是不愿动的;更有一部分开了历史倒车,其中运输起重系原本杨秀峰部长反复说西北铁路建设有需要,但在迁走后搬了回去,可以说这经过同意了,然而上海造船学院不迁也经过同意了,还是有部分同学主动申请西迁,这不能不让人比较之后对运起系有所遗憾啊。

2019-10-08_085918.png

1957年6月15日高教部杨秀峰部长在交通大学上海部分的讲话中有关运起系的内容。

2019-10-08_085931.png

让我们再看看这些白发老者,“向西,向西!”的是他们!

在有些问题上,也许井水不犯河水更妥帖些。毕竟,在西部扎根,还是比较好分辨的。

文章已于2019-10-07修改


查看原文:上海交大共享“西迁”要慎重